Sam^2

SEVEN(番外篇):Hana

小驴屹耳:

说明:这一篇的灵感来源于《英国病人》,所以就给故事中的护士小妹取名Hana。巧合属于天意。




电梯间:


Shaw


The Machine


John Reese


Lionel Fusco


Harold Finch


Bear


Root


Hana




***




        Jane Doe零号被送来的那一天,恰好Hana白天休息。她骑着脚踏车跑到附近的Maple镇上买苹果,回来的路上飘起沾衣不湿的细雨,将纽约上州深秋道路两侧色彩斑斓的林子洇成一幅朦胧的水彩。她骑得很快,红的黄的橙的色块,在她的视野中模糊成一团向身后飞逝,凉凉的风夹着凉凉的雨丝打在她发热的脸颊上,有一种莫名的愉悦。


       在Hana的记忆中,零号就这样跟沾着雨滴的新鲜苹果清爽的香气联系在了一起,迥异于康复中心里弥漫的病痛和腐朽的味道。她有理由相信她能活下来。


       Jane Doe零号是Hana在这家康复中心护理过的第22位病人。


       也是22人当中唯一还活着的一个。




*




       康复中心不大,是从一幢老式私人宅邸改建而成,隶属于纽约Carrow医药公司下的一家神经科学研究所,Hana在这里工作两年了。前21位病人都是严重的脑损伤患者,车祸,高处坠落,枪伤,重物砸伤……这些被常规医疗手段抛弃了的可怜的人们,被他们还不愿意放手的亲人从全国各地送来这里,试图抓住生命的最后一丝希望。


        Jane Doe零号却是个谜。她没有名字,没有身份,没有亲友,没有来处,没有去向。Hana那天回到康复中心的时候,她已经被安排进了特护病房,而令Hana格外吃惊的是与零号同来的,还有一年前被研究所调往海外的Stewart。Hana并不喜欢Stewart,但据说他是这个行业里最好的BCI技师。


       她在检查病人身上连接的各种导管和监控仪时,听见Stewart在楼道里与旧同事寒暄。“你这一年都在哪里?”有人问。


       “地球的另一极!”Stewart回答。


       然后他走进病房来,监督Hana为零号戴好EEG。“我记得你叫Hana,”他笑着冲Hana挤了挤眼睛,“漂亮的小姑娘。如果我告诉你我过去一年在约翰内斯堡的一家监狱里,你信不信?”


       Stewart的笑里面依然有那种令人隐约不舒服的东西,教Hana一下子回想起来为什么自己不喜欢他——


       他不是一个坏人,但所有病人在他眼里都是跟小白鼠没有分别的实验对象。




*




       Jane Doe零号却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病人。为了手术和EEG监测,她的头发被剃光,右耳后的绷带下有长长一道狰狞的、像是被电锯粗暴劈开的裂口,应该是她被送来这家康复中心的缘由。但那并不是她身上最严重的伤。


       她的致命伤在左胸上,子弹击中肋骨,碎片刺破了多处脏器。在被送来中心之前她已经被摘去了一片肺叶和脾脏,内部组织经历过大出血,胸腔尚未重建,岌岌可危的心脏在最初的一个多星期里看似随时可能停止跳动,没有意识,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


       Hana向同事们询问情况,但是除了Stewart没有人知道关于这位病人的任何事。她就那样孤零零地躺在那里,苍白瘦薄得像一张纸片。只有EEG记录下来的脉冲信号表明她还活着。


       Hana不明白为什么在病人这样脆弱的情况下还要给她做脑波测量。而从Stewart带来的一整套繁复仪器来看,他做的绝不只是脑波测量那么简单。




*




       就连Stewart,也有与她相同的疑问。


       “她的情况太糟糕了,”那天Stewart对前来探视的一位老者说。“或许我们应该等她稍微稳定一点儿的时候再继续?”


       这位老者有着相当夸张的随从队伍以及更为夸张的满脸皱纹,有人告诉Hana他是从母公司来的高管。她在走廊里低声交换的私语中听到Decima这个名字,尽管没人能说清楚Decima跟她们的康复中心到底是什么关系。


       老者的和蔼笑容未能掩饰语调的冷酷。“谁都不知道她这个样子还能活几天,Samaritan想获得尽可能多的信息,时间不够了。”


       “要不要试试我们在南非的实验?”Stewart问。“我们已经有足够的经验和数据积累,可以构造与真人无异的Sameen Shaw,或许能对她施加足够的正向刺激。”


       老者阴沉沉地摇头。“目前的状态下我并不觉得那种实验有必要,有了耳蜗,找到机器是迟早的事。Samaritan只想更多地了解机器的模拟界面,这是它与机器相比唯一不占优势的地方。获取和分析EEG数据是你唯一的任务。而你,”他转过身来指了指安静坐在角落里的Hana,“你要尽一切可能维持她的生命。”


       Stewart看起来非常失望,而Hana暗暗松了一口气。




*




       Stewart带过来好几台电脑,其中的一台他从不让Hana看到。有时候他长久地陷在病床对面的沙发里,戴着耳机盯着电脑屏幕一看就是几个小时。Hana几乎怀疑那里面是porn,但他的表情太过严肃,甚至有一点点……忧伤?虽然Hana很难把“忧伤”这个字跟总是笑得不太合适的Stewart联系在一起。


       Hana也没有多余的好奇心。在这里工作的两年教会她这一点:专注做好分内的事,不问不该问的,不管归别人管的。


       这个康复中心已经过了它最忙的时候,零号的病友只剩下不到10个人。过去的小半年中,不少护士和工作人员都被调往其他的岗位,Hana几乎没有什么朋友了。


       Stewart至少是一个熟面孔。他们在零号安静的病房里一同陪昏迷的零号安静着。


       “你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吗?”一个似乎漫无尽头的阴沉午后,Hana困得几乎要趴在零号的手边睡过去,Stewart的声音在叫她。


       “你说什么?”


       Stewart依然笑得教人分辨不出善意还是恶意。“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工作,到底是在帮助人还是在害人?”


       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Hana拒绝思考这个问题。两年前的她会毫不犹豫地说“我们在帮助这些可怜的人”,现在她没有那么确定了。她只是用力摇了摇头,驱散脑子里那团半睡半醒的迷雾,又检查了一遍零号的所有监控仪。


       “我该给她擦身了,你回避一下。”她告诉Stewart。


       这一次Stewart脸上的笑是毫无疑问的猥琐。“哦,Hana,相信我,没有什么是我不曾见过的。”




*




       Stewart离开的那一天,他们遭遇了停电和断网。


       应急的发电机功率不够,当天晚上她们就失去了三位病人。


       第二天早上电力依然没有恢复。所有的通讯设备都接不通。网络彻底瘫痪。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人去了一趟Maple镇,说那里的情况也是一样。整个纽约州都是这样。


       有人说实际上是整个东北部。还有人说全国。但这都是猜测。她们被切断了一切外部信息来源。


       第二天,又有两名病患走掉。


       除零号之外的另外四位幸存者和他们的护理员,在大停电的第三天被转移。零号留了下来。所有人都和Hana一样,觉得把她从病床上挪下来这个动作就足以要了她的命。


       总得有人留下来。毕竟这是Hana负责的病人。


       “很快就会恢复正常的,”护士长试图安慰她。“你等我们的通知。”




*




       通知一直都没有来。


       第六天的时候,储备的柴油耗尽。Hana卸除了零号身上所有的仪器,拔掉呼吸机。


       她在她的床边坐了一晚上,听不到她的呼吸,只听到偶尔的鸟叫,风吹过树林沙、沙、沙……


       单薄的晨光照进房间的时候,她惊讶地发现零号依然在。




*




       这个世界上好像就只剩下她们两个人了。


       她轻轻摸了摸零号光光的脑袋,新长出来的头发是好看的深褐色。即便现在这个状态,Hana也能分辨这是个很美丽的女人,有精致的五官和优雅的骨骼。她觉得她的头发长长,应该会有动人的波浪。


       前21位病人的脸庞,每一张Hana都记得。她想她要做的事大概跟Stewart说的“帮助人还是害人”没什么关系,这只关乎她所剩无几的职业骄傲:她要让零号活下去。




*




       Stewart没有带走他的电脑。Hana打开屏幕时,一个上次没有播放完的视频文件跳出来。


       不是porn。驳杂的影像,模糊而混乱地闪跳。她分辨出里面的一个形象,那应该就是她的这位神秘病人了,尽管面目是模糊的,但高个子的瘦削女人有着她想象中漂亮的、带着波浪的深褐色的长发。


       有一只非常懂事的可爱的狗;有图书馆,有树林、街道、公园;总有电话铃在响。常常跳出来一个像是地铁站的地方,但不知道为什么站台上摆着桌子和电脑、长凳和床。有一个电子合成音在断断续续地说着一些没头没脑的话,她能分辨出分离的单词却听不懂完整的句子。有一个戴眼镜的男人,总是温和地微笑着;有一个灰色头发的高大男人,还有一个矮个子的胖子,也总是在笑,一个克制,另一个放肆。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有同样漂亮的深褐色的卷发,怀里抱着一捧书,笑起来有深深的酒窝,一闪而过,或许就是小时候的Jane Doe零号了。


       这是Stewart从EEG信号重建的世界。Jane Doe零号脑中的世界里几乎所有人都在笑,除了最常出现的那一个。一个穿着黑衣的严肃的女人,哪怕当她靠近过来亲吻零号的时候,一张脸上也缺乏表情。


       那个人总是站得很近,有时候会抓着零号的手,看着她,一遍一遍地说:找到一个让你觉得安全的地方。


       有一个声音回答她:就是这里啊,Sweetie,和你在一起。


       Hana想那大概就是零号说话的声音。甜美而愉悦,满满地都是笑意。


       电脑电池在那一刻耗尽。世界重归于寂静。




*




       第十天,电力恢复了。手机有了信号。


       她给纽约的研究所打电话。没有人接听。第二次再打,被系统告知号码无效。


       她骑脚踏车到Maple,镇上的生活远没有恢复正常,但她买到了苹果和面包。




*




       零号第一次醒来的时候,Hana正在削苹果,一抬眼的时候惊得手一滑,苹果掉在地上,虎口上被划出一道血痕。


       “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她问零号。


       美丽的榛色眼睛定定地看着她,长睫毛一低、一抬;又一低,一抬。


       “你知道自己是谁吗?”


       睫毛落下没能抬起来。零号再度陷入昏迷。




*




       她醒着的时间一天比一天长,却始终谜一般地沉默着。


       “你有名字吗?”Hana一边喂她喝下一点点苹果汁,一边试图从她口里套出一些话来。“我不能总是叫你‘零’、‘零’的吧,多不礼貌。我叫Hana。”


       女人死灰般的脸上突然露出细微的笑意,眼睛里有了生命。她的右手艰难地动了动,像是在做一个敲击键盘的动作。Hana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零号露出来的手腕和她身体的其他部分一样干瘦得只剩下皮包骨,细长的手指仿佛被系绳操纵着在屏幕上盲打出一行字:“Thank you, Hanna.” 


       “噢,是H-A-N-A,Hana。不用谢。这是我的工作。”


       这话说得其实毫无底气。网络通信已经恢复,但Hana找不到任何关于Carrow医药公司或是神经科学研究所的信息,那些转移到别处去的病人和同事,也像人间蒸发一样失去了所有线索。她开始觉得她其实不属于任何一家机构,她只是自己,然而她甚至找不到关于自己的任何数字痕迹。Hana这个人和她们所在的这幢空荡荡的大房子,都像是被从世界上抹掉了一样。如果不是眼前零号固执的存在,她大概要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在做梦。


       她越想越觉得Stewart的话有道理。或许她一直被欺骗;或许她这两年做的事情,并没有帮助到任何人。或许零号用令人怜惜的美丽微笑掩盖了她是一名重要逃犯的事实,如果Hana想维持她继续活着,无法向任何人寻求帮助。


       她还有一点钱,可以继续从Maple镇上买到食物和生活用品,维持一段时间。但她没有办法补给康复中心日益空虚的药房。零号的眼睛一天天生动活跃起来,身体状况却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实际上,Hana知道她是一天比一天更糟糕了。


       “你得告诉我能帮助你的亲人和朋友的联系方式,零,”她恳求道,“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纤细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出虚弱但娴熟的舞蹈:“She will find me.”


       “你那位从来不笑的朋友吗?”Hana问。


       没有得到回答。手指的动作耗完了她一天的力气,零号又睡过去了。


       Hana吃完剩下的苹果,默默地向已经遗忘她们的上帝祈祷这一次她依然能够醒来。




*




       那个缺乏表情的女人真地出现的时候,是在一个深夜。Hana被犬吠声惊醒,才发现女人牵着那只狗,已经悄无声息地通过了好几道关锁,站在了零号的病房里。


       她和零号在这幢房子里已经苦撑了一个月之久,即将陷入绝境。眼前的这一幕与其说让Hana吃惊,倒不如说是一种终于卸下重担的释然。


       “我叫Hana。”在沉默了许久之后,她试探着说了一句。


       狗已经趴在零号的脚头睡着了。黑衣女人从床前僵坐的姿势略微转身,看着她。那个不断重复着“找到一个让你觉得安全的地方”的低沉声音,说出了第二句话:“你多大了?” 


       “25。”Hana回答。


       女人露出了第一个表情,嘴角轻轻上扬,大概可以算是一个微笑吧。“她会很喜欢这个巧合。”




*




       第二天早上Hana又去了一趟Maple镇,用她剩下的全部现金买了一盒甜甜圈和一小袋苹果。店家送给她一份热可可,她坐在小店外面的椅子上,在冷风中把热可可喝完,莫名其妙地哭了一鼻子,然后把买的东西塞在车篮子里,慢慢往回骑。


       回到康复中心的时候,零号的病房里多了一个人,是她在视频里见过的那个矮个子胖男人。但那放肆的笑容不见了,男人花很长时间在电话上,一边说一边揉着泛红的眼睛。


       当天晚上,一辆救护车停在了康复中心的门口。戴着眼镜的温和男人也出现了,而那个灰色头发的高大男人坐在一台电动轮椅上,手一直揣在大衣怀里像是攥着什么东西,全程在台阶下石雕一般地静止着。Hana看着他们把病人转移到担架床上。零号短暂醒着的时间里始终盯着那个女人的脸看,笑容从嘴角漾开出去,教Hana有些担心会扯开她后脑上的伤。


       “她还好吗?”原来零号确实是会说话的。


       “跟你差不多。”穿着黑衣的女人说话时低头俯在病人的左耳边,与表情不相符的温柔手指轻缓地抚过她骨骼突兀的脸庞。Hana看到她手腕的内侧有一个深黑色刺青,一个简单的仿佛箭头的符号。零号显然也看到了,愣了一下,忽地便落下泪来。


       “看来她带到话了。”


       “下次有什么话,还是你自己跟我说比较好。”




*




       戴眼镜的男人一瘸一拐地走近她,仍旧温和地笑着。“谢谢你帮助了我们的朋友,Hana。”


       “很抱歉我无法做到更多。她的情况依然不乐观,她还需要……”


       “她将得到最好的治疗,请你放心。” 


       Hana点了点头。有个问题她已经想了很久了。“Stewart怎么样了?”


       男人收敛了笑容。“他已经死了。你几乎所有的同事都已不在人世。”


       Hana呆立在台阶上动弹不得,木然地看着男人从大衣内侧的口袋里掏出一只信封来。“我非常抱歉。或许你已经猜到,你原来效力的单位现已不复存在。这里面有你开始新生活所需的一切,请你收下。为你自己的安全考虑,请忘掉你原来的身份,尽快离开这里,开始新的人生吧,Hana。”


       她接过信封,塞进口袋,沉默地注视着她们把Jane Doe零号的担架床和灰发男人的电动轮椅送上救护车。胖男士爬上驾驶位,戴眼镜的男人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黑衣女人在那个时候从救护车里跳了出来,几个健步走回到她身边。“言语不足以表达我的感激,Hana。她是对我最重要的人。”


       “你能告诉我她的名字吗?”Hana问。


       深潭一般的黑色眸子里有她见过的最温暖的星光。“Samantha,她叫Samantha。”




FIN






End Notes: 


i) 我为根妹不死设想过多种解说,写在这里的这一种,既不与官方剧情相违(SEVEN正文部分遵循的是也正剧向),也避免了任何形式的预谋论。我倾向于认为机器和根妹都没有事先设计的意图。我愿意想象好的结果出于人性的善良、坚持、希望和一点点机缘巧合的幸运。


ii) Hanna Frey死于1991年。


iii) 看完6741后就一直想为Stewart写一个结局,也是我的一个奇怪的执念。


iv) Maple小镇和Carrow公司,都出自第413集“M.I.A”。热可可(和苹果酒)是Maple的特产。





Who's back

没错我真的制药了!为自己鼓掌!(滚)po主不会写文不会画画几乎(划掉几乎)不会剪视频从来只是表脸的默默补各种剧博览群文群画群视频的给大大们献出膝盖的一根锤子!只是这次被411虐的肝颤于是决定在lofter里自己狂吼!会想到这个还是因为TM大大的模拟实在想自己打脸!(话怎么这么多赶紧闭嘴!)po主继续自己躺回去刷411回(掉)血了

ps:原文本来是中英混合可是基友说画风不对不如试试全英于是就成了这个样子但是把原文也附在了下面…


-------------------正文-------------------

Ten months later

Shoving through the crowd at Chinatown, Shaw opens that vending machine after a long time and walks down the stairs to the subway station, their head quarter.

Bear, who smells her at the first scent, rushes towards her, throws her to the ground and is licking all over. "Not bad as a return gift." Trying to defend herself from "choking saliva to death", Shaw gives a wide smile. "Oh dear…", certainly, she owes Harold-in-shock here an explanation.

"Ms Shaw… How…"

"I know, Harold. Long story. I'll explain later. Now, where's everyone?"

"Oh… uhh… yeah… sure… well…" Obviously, he's not yet ready to talk to Shaw, the one who came back to life... Well, again.

"Calm down, Harold, body bag is my frequence, remember?", Shaw smiles again while tenderly petting Bear's head. But she'll never admit that she really missed things back here, ever.

"Ok… uhh… Mr Reese, Mr Reese is working on a number with some help of Detective Fusco…", still with a sense of flurry in his voice.

"Ok?", also still not willing to say that name.

"And…", a complicated expression appears in Harold's eyes, "Ms Groves has something for you…". He passes an earphone at the meantime.

Doubtfully, Shaw takes it, puts it in her ear and presses the button.

"Hi sweetie…"

"Of course…", thinks Shaw. She's not surprised by Root's greeting at all. After all, the Machine should've seen her coming back through several of its million eyes, and apparently have told that to the psychopath.

While she's trying to respond to that "overly affectionate" greeting, the woman on the other side keeps speaking regardlessly.

"I always know that you're alive and will be back someday…", there are slight trembles in her iconic saccharine tones, and seems to be gunfire in the background, "But sorry… Maybe I won't be able to wait till that day…"

"And Sameen, I love you…"


FIN


-------------------原版-------------------

十个月后

穿过拥挤的唐人街,Shaw打开了那个久违的自动贩卖机,顺着楼梯走到了地铁站。

早早察觉到的Bear叫着跑了过来把她一下扑倒在地上舔来舔去,“Not bad as a return gift.”,Shaw双手试图挡着Bear的攻势,咧出一个好看的微笑。“Oh dear…”,当然,自己也许还欠貌似已经吓傻了的Harold一个解释…

“Ms Shaw… How…”

“I know, Harold. Long story. I'll explain later. Now, where's everyone?”

“Oh… uhh… yeah… sure… well…”,显然,Harold还没有从自己的突然出现中缓过劲来。

“Calm down, Harold, body bag is my frequence, remember?”,抚摸着Bear的脑袋,Shaw再一次笑了,不过,当然,她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相当怀念这里的一切。

“Ok… uhh… Mr Reese, Mr Reese is working on a number with some help of Detective Fusco…”,话语中还是带着些许慌乱。

“Ok?”,依旧倔强的不肯说出那个名字。

“And…”,Harold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Ms Groves has something for you…”,说着递过来一个蓝牙耳机。

Shaw有些疑惑地接过来放进耳朵里,按了一下按钮。

“Hi sweetie…”

“Of course…”,Shaw心想,她一点都不惊讶于Root的招呼,毕竟Machine应该早已经通过无数摄像头知道她回来了,并显然告诉了那个女神经病。

正当她想对这种“过分亲昵”的问候做出什么回应,耳机那边的人却继续说了下去。

“I always know that you're alive and will be back someday…”,一贯甜腻的声音中带着颤抖,背景里好像还有子弹划过的声音,“But sorry… Maybe I won't be able to wait till that day…”

“And Sameen, I love you…”


FIN
















肖根视频仓库L馆:

<Person Of Interest - Season 4 - New Promotional Poster>

POI S4新宣传海报(3000 x 4431,2.5M)

原图下载

想不出名字的肖根短篇(下)

Jungle-J:


(五)
Shaw开始减少做任务的量。

要出城的任务不做。
当天不能回家的任务不做。
Reese能一个人做到的任务不做。
太无聊的监视任务不做。

后来甚至变成不能吃三餐的任务不做。

“Ms.Shaw,我觉得你只是在逃避责任。”Finch的声音有些忿忿。
“Finch,请你尊重一下女性的生理周期。”Shaw满不在乎地说。
“据我所知,你的生理周期已经长达两个月。如果这是真的,我建议你去医院查看一下。”Finch毫不客气地说。
“我不是你的雇员。我有我的自由。何况我这里有个快死的女人,我得照顾她。”
“我并没有剥夺你的自由。只是从你和Ms.Groves以前的关系来看,你做的似乎太多了一些。”

做的太多了一些。这是真的。
Shaw也认识到了这点。
有谁会每天为一个电击了自己好几次的人擦身?
有谁会每天为一个绑架过自己的人按摩正在萎缩的肌肉?
大概只有我这个蠢货了吧。

明明从没有亏欠过你什么。
至少我是这样想的。


(六)
“Sameen,醒醒,我们有事要做了。”

Shaw睁开眼睛,却又被灿烂的阳光晃得赶紧闭上。
等到习惯了光明,Shaw看见Root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坐在电脑前专注地敲着键盘。
“发生什么了?”Shaw用特工的身手飞速穿上衣服。
Root扭过头,用她特有的戏谑眼神看着披头散发的女特工,用甜甜的嗓音说:“我本来还想趁你穿衣服的时候看你的裸体呢,谁知道你速度这么快。真没劲~”
Shaw赏了她一个白眼,没有说话,只是盯着电脑屏幕。
Root在飞快地键入着什么,一边说:“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刚才Harold叫你去做一个任务。”
“。。。然后呢?”
“我告诉他你还要和我多亲热一会儿,让他不要打扰。”
Shaw抚额无语。
“我们之前都一个月没见面了,一个晚上怎么够呢?”Root笑着靠近Shaw,右手抚上了她的脸,“看看你欲求不满的脸,Sameen。”
“我还是去做任务吧。”
“我就是你的任务。”
Root看着Shaw的双眼,坚决地吻了下去——

见鬼,怎么做了这种梦?
Shaw挠了挠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有点恼火。自己好不容易才在仪器的“滴滴”声包围中睡着的啊!
撑在枕头上的手感觉有点潮湿。
Shaw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果然也有透明的温热液体。

今晚这口水流的有点逆天啊。Shaw对自己说。



(七)
Root的情况在恶化。
曾经在医院工作过的Shaw非常明白这一点。
她的死亡在几个月内就会降临。

Shaw是一个可以吃着棒棒糖宣布病人死讯的人。
Shaw有传说中的人格障碍,对生死毫无知觉。
Shaw是个不碰感情的冷血战士。

Shaw的心却有一种陌生的疼痛感。

在她回忆和Root一起的那些夜晚时,在她擦拭Root惨白的肌肤时,在她看着Root的各项指标在下降时,这种痛感就出现了。
心底有个地方似乎裂开了,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Root。
像在心里扎了根一样。



(八)
这次的任务有些棘手。

Shaw的脸上开始淌血。
枪声四起,硝烟弥漫。
照这个节奏,Shaw在心里笑说,我还要死在Root那个女人之前了。

“Ms.Shaw,你那边情况如何?”Finch问。
“顶多再过十分钟,你就得去下城的墓地找我了。”
“请你再撑13分钟,支援就来了。”Finch的声音在发抖。

Shaw嘴角一歪,冷笑了一下。
敌人在暗我在明,坚持10分钟已经是略带夸张的说法了。还坚持13分钟呢。
Shaw脑子里出现了很多东西,关于自己的死法,关于葬礼,关于墓碑,关于生死,关于天堂和地狱。
我这种恶人必然该去地狱。

不知怎的,她还脑补了晚一步来到地狱的Root看到自己的时候的画面。
“嘿Sameen,我们真有缘,这里的油锅温度如何?”
“有点烫,你要小心一点哦。”
。。。
Shaw觉得自己的脑洞已经大到了不得不补的状态了。

“3点钟。”
没来得及管声音的来源,Shaw就条件反射似的向3点钟方向抬手一枪。
黑暗中传来男人临死的惨叫。
“4点钟。12点钟。7点钟。。。”
一枪一个的快感让Shaw根本停不下来。

直到7分钟后,耳机里不再响起任何声音时,Shaw才算冷静下来思考,刚才那似曾相识的情景究竟在哪里见过。

是Reese得到了TM24小时无限权限的时候。

“Ms.Shaw,你能听到我说话吗?”Finch熟悉的声音响起,“刚才7分钟我的无线电失去了信号。你那边情况如何?”
“。。。”
“Ms.Shaw?”
“全部解决,Finch。”
“怎么可能——”
“感谢上帝吧——我要回家睡觉了。”
“等等Ms.Shaw!”
扔掉无线电,Shaw疲惫地打了个哈欠。

Finch看着自己电脑上Root生命体征的实时监控数据,沉重地叹了一口气。



(九)
房间里照例只有滴滴答答的声音迎接精疲力竭的Shaw。
走进浴室换掉血淋淋的衣服,擦掉身上的血迹,再把伤口包扎好,一切对她来说都是那样平常。
就像三餐一样必不可少,稀松平常。

Shaw提着水桶来到Root床前,准备做每日的擦身工作。
“滴滴嗒嗒——”仪器声给了她一种安定感,这声音至少证明Root还存在这个世界上。
但当下一秒她触到Root的肌肤时,一种不好的预感从指尖爬升上来。
这种冰冷,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尚有生命的人的身上。

从未恐惧过死亡的Shaw,在转头向心电图时,明显感到了自己心脏的强烈搏动。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恐惧什么。
是眼前赫然出现的几条不会再起伏的直线,还是身边人已成尸体的事实。

不知道啊。

Shaw看着衣服已经被自己掀起准备擦拭的Root,准确地说是Root的遗体,沉吟了片刻。
就当做是整理仪容了。她想。

冰冷的水流过冰冷的躯体。
苍白的月光照着苍白的脸。
Shaw在一丝不苟地行使着入殓师的职责。她从未像今天这样擦的如此认真。

修长的双腿。
无论穿什么都是那样诱惑动人。当然不穿更好。
平坦的小腹和胸部。
在男人看来无甚吸引力的平板身材,在Shaw看来却是恰到好处。不过Root自己似乎还挺介意的,总是喜欢拿被子遮住。
纤长的十指。
敲击键盘时给对手带来巨大的麻烦,在取悦Shaw时给她带来莫大的享受。
好看的锁骨和脖子。
Shaw曾在那里留下过无数亲吻。虽然现在那里只有一片惨白。
形状好看的嘴唇。
曾经发出无数令人销魂的呻吟,曾经说出无数甜言蜜语,曾经留下无数吻痕——但那都只是曾经了。

Shaw把耳朵贴上那失去血色的双唇。

“Root,你是不是还有话没有和我说?”

那场战役的最后。
血液、硝烟、火光,还有那个远去的背影——

“Root,你是不是还欠我一句话?”
死去的人当然不会说话。

Shaw亲眼看着自己的泪水流下。
这次没办法再骗自己是口水了。


(十)
斯人已逝。
一切都已经成为历史。
这段历史或许苦涩,或许甜蜜,或许悲哀,或许美好。
只许怀念,无法重来。
Shaw最后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房间,转身离开了。


其实,如果Shaw仔细追究一下为什么心电图都呈直线了,仪器还会发出“滴滴嗒嗒“声,她的心也许就不会碎得这样彻底。
因为那是Root用最后的生命对她说的话。

Root在死去之前,用最后的脑电波,向TM传递了一次讯息。
智慧如TM,怎么会不明白Root的心思。
她擅自黑进Shaw的无线电,给危难中的女人7分钟的上帝时间,挽救了她的生命。
而Root的最后遗言也被TM用医疗仪器的嘀嗒声,以摩尔斯代码的方式表达了出来。

嘀嘀。 I

嘀嗒——嘀嘀。 L

嗒——嗒——嗒—— O

嘀嘀嘀嗒—— V

嘀。 E

嘀嘀嗒—— U

当Shaw在包扎自己的伤口时,
当Shaw温柔地为Root擦身时,
当Shaw把耳朵贴上Root的嘴唇时,
当Shaw问“Root,你是不是还有话没有和我说?”时,
当Shaw流着泪说出“Root,你是不是还欠我一句话?”时,

一遍又一遍,那单调的“嘀嗒”声,代替Root一遍又一遍地回应着。

I love u——

I love u——

I love u——

而Shaw永远不会意识到这句告白。

她永远都不知道Root的心思。
她不知道那些喘息那些吻那些咬住的嘴唇意味着什么。

许多年后,Shaw重新回忆往事时,也许会明白,那个时候发生的一切,都意味着她们相爱。

但是当一切都成为历史时,只许怀念,无法重来。


【完】

写完才觉得完全可以写成长篇啊啊啊!





想不出题目的肖根短篇(上)

Jungle-J:

【用的梗很老,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
虽说是短篇,但是感觉有点长。所以分了上下篇。】


多年后,Shaw还清楚地记得那场战役的最后。

血液、硝烟、火光——
“等我救出了她,让她自由,答应我,Harold。”

这是Root说的最后一句话,留给了已经快要不省人事的Finch。

然后,她似乎看了Shaw一眼,飞快地眨了一下眼睛。
用“似乎”并不是Shaw记不清楚当时的情况,而是当时她的眼睛被头上淌下的鲜血糊住了,视线殷红一片。
她只是觉得那个女人的背影很瘦削,瘦削到不可思议。
一个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去对抗这个庞大的世界呢?

因为她是Root,所以没有不可能。

只是代价稍微大了些。


(一)
Shaw再次见到这个女人时,她已经躺在了重症监护室里。
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只有靠机器维持呼吸。脸上几乎看不到一丝血色,生命的痕迹几乎一点也找寻不到。
医生说,她受到的创伤太大,现在只有微弱的脑电波。
医生还说,她已经不可能醒来了。

Shaw冷冷地看着Root如死去般平静苍白的脸,看着那双不可能再睁开的眼睛,不会起波澜的心依旧风平浪静。
感觉有点可惜呢。Shaw想。
她摇了摇手中的顶级红酒,这么好的红酒你也尝不上了。

于是Shaw在Root的病房里喝了个酩酊大醉。

第二天早上,护士打开ICU的门时,被房间里浓浓的酒味和突然出现的酣睡着的女人吓了一跳。
天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在探访时间结束后出现在ICU病房的。
翻窗么?

这里是20楼啊!!!


(二)
Shaw的生活依旧围绕着找人、救人、打膝盖,对了,还有网罗天下美食。
唯一不同的是,Shaw养成了一个奇怪的习惯——把食物纷纷打包,在午夜时分带去Root的病房。
上到鱼翅鲍鱼菲力牛排,下到路边摊的平民美食,Shaw执着地为Root带去自己心仪的美味。
尽管睡美人根本不可能进食。

“Ms.Shaw,”无线电耳机里传来Finch的声音,“医院已经找我投诉多次,您的这种行为已经对于他们的正常医务工作造成严重的困扰。”
“那我下次就在他们查房之前消失吧。”
“Ms.Shaw,我无意冒犯,但你曾经学医,应该知道美食对于唤醒她毫无用处。”Finch说。
“我没有想要唤醒她,”Shaw咬了一口牛排,“我只是想让她感受一下,这么多美味在眼前却不能吃的感觉。”


(三)
那天的POI是这家医院的人,Shaw在完成任务的间隙去了Root的病房。
白天Root的气色要比夜晚看起来好一些。阳光照射下,面颊有些绯红。
头发有点干燥了,Shaw把睡美人的头发捏在手里,用指尖感受着。
手指沿着发丝移动,她碰到了什么东西。
掀起头发,露出了人造耳蜗。它上面的指示灯还在闪着微弱的光。
这东西居然还能用,Shaw想。你用TM救了世界,但她却救不了你。
多讽刺。

“你是患者家属么?”一个查房的护士看着眼前一身黑衣的女人。
Shaw说:“不是。”
“那你是她的朋友么?”
“不是。”
“那你和她什么关系?”
Shaw的脑子里飞快闪过了许多答案——

搭档?

我们的确搭档完成了许多任务,但是又比搭档多了些什么东西。

生死之交?

我们的确互相救了很多次,但是也很多次想致对方于死地。

同事?

我们的确为了一个目标努力,但从分工来看,我更像是她的跑腿的。。。

恋人?

我们的确——我呸!

经过深思熟虑,Shaw一脸真诚地说:“我们是想杀掉对方的工作伙伴,也救过对方好几次——还有我睡过她。”语气平淡,毫无感情。
对面的小护士马上转头走了,嘴里念叨着相爱相杀之类的话。

Shaw重新扭头看着面前女人的睡颜。那样平静,像个孩子一样。

她想起了她们第一次缠绵的那个夜晚。
汗湿的头发贴在脸颊,面颊还有些潮红。Shaw无意与Root进行什么事后的温存。她静静地躺着,小心地调整着呼吸,让自己看上去睡着了。
可是身边的女人就没有那么安分了。
Root枕在Shaw的手臂上,喘息声久久没有停止的意思,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疯狂炽热中。她不时在床上翻来翻去,不时调整自己在Shaw怀里的姿势,以便更贴近她。
过了一会儿,Root似乎累了。Shaw感觉到手臂上突然少了重量,紧接着嘴唇上多了重量。
Root在吻她。
之前的几个小时,就算再投入再热烈,她们都小心地保持着底线——绝不与对方接吻。似乎潜意识里面觉得肉体关系里不应该夹杂这种暧昧的动作。
碍于装睡的需要,Shaw只是面无表情地接受了这个轻柔的吻。
没有反抗,也没有回应。
吻完后,Root安然地枕着Shaw的手臂睡着了。
Shaw悄然睁开眼,看着身边女人的睡颜。
那样平静,像个孩子一样。

“我说啊,”结束了回忆,Shaw把Root脸上的发丝拨开,“我的确吻过你,但那是因为你偷吻我在前。”
她的手指在Root脸上划过,轻轻弹了一下。
“如果这样就说我们相爱的话,就算是你,也会不高兴吧。”


(四)
几个月后,由于医院实在无法忍受Shaw神出鬼没的行径,Root在较为稳定的情况下,被建议出院。

“Ms.Shaw,考虑到病人需要合理的照顾,我打算把她转到疗养院去。”Finch通过无线电对Shaw说。
“不行。”Shaw随手就把两个大汉的膝盖打穿,“我说不行。”
“Ms.Shaw,我希望你冷静一点。”Finch似乎感觉到Shaw的怒气,声音微微发抖,“她虽然出院了,但必须依靠机器维持生命。她需要特殊的设备实时监控生命体征,也需要专人照顾以备突发状况。综合考虑,我觉得疗养院是——”
“Oops!”
“发生什么事了,Ms.Shaw?”
“Finch,因为你的话,我刚才几枪都没打着膝盖。”
“呃,Ms.Shaw,我们说好尽量不杀人的——”
“他们没死,”Shaw鄙夷地看了地上横七竖八的人一眼,“只是他们大概永远没办法生育了。”
“。。。”
“对了Finch,你刚才和我说什么来着?”
“我们刚才在讨论把Ms.Groves送到疗养院去的事。”
“如果你执意如此,我也没有办法,”耳机里又是几声枪响,“那你最好提醒纽约所有罪犯,出门时请穿好铁内裤。”

Shaw回到家时,看见Root连人带病床以及各种仪器已经放在了屋子中间。
“Finch,我就是喜欢你的效率。”Shaw笑着对无线电另一头的男人说。
“你何必这么做呢?她的脏器功能已经开始衰退,脑电波也日趋微弱。她活不了多久了。”
“死亡对我来说没什么了不起。”Shaw说,“我不会有一点感觉。”
“那你何不放着Ms.Groves在疗养院自生自灭呢?”
“。。。你管得太多了Finch。”
无线电被切断,Shaw的声音戛然而止。

Shaw的房子不大,摆上了这么大一堆东西和一个人以后,她的生存空间就小得可怜了。差点连一张行军床都摆不开。
Shaw的床紧紧挨着Root的病床,她们的头几乎碰在一起。她甚至可以听到氧气在输送管里流动的声音。
上一次同床共枕是什么时候呢?Shaw有些想不起来。

“喂你老说我是木头脑袋暴力狂,你这个天才大脑现在倒是帮我想想吧。”

女人熟悉的妖媚嗓音没有响起。
回应Shaw的只有“滴滴”的仪器声。


记忆中不知道和Root发生了多少次关系。
或长或短,或激烈或温柔。
在喘息的间隙,在颤抖的瞬间,在汗水淌下的片刻,两个女人的眼神才会有些许交流。
与喜欢豪放自在低吼的Shaw不同,Root总是咬住自己的嘴唇,就算渗出鲜血也不让自己发出过大的声响。
看到平时可以用跋扈来形容的Root,此时却如此隐忍,Shaw的脑海中闪过一丝疑惑。
随即加大手上的力道,看着身下的女人更加艰难地忍耐和压抑,本该得意的Shaw却觉得脑子越来越乱。
有一点想要怜惜这个女人。
有一点想要更温柔一些。
有一点想要对她更好一些。

“你看,我才想对你好一些,你就这副德行了。”Shaw侧躺着,望着只能面朝天花板的女人,“这到底该说是你的命不好,还是我的命不好啊。”


【未完】






qukee:

关爱孤寡老人,玩颜艺请带爹XD

【一个相当烦的剧组】